旅客向火车站投诉列车不开空调遭拒

本报记者郭松林本报通讯员李靖

一、恁热的天,咋不开空调

6月22日14时15分,从郑州始发,开往西宁的K889次列车,被旅客们愤怒地称为:“焖人的火车!”

河南省气象台发布,当日全省偏南风3级,最高温度北中部36℃至38℃。

我78岁的老母亲,乘K889次列车去灵宝,我掂着随行的东西,送母亲到郑州火车站。

检票进站时,我和母亲怕挤,走得比较靠后。登上14车厢时,感到闷热异常。再往里走,看到早上车的旅客个个汗流满面,有的男旅客,光着膀子。车厢里,旅客们一片喊热声、抱怨声、谩骂声:

“这要热死人啊!”

空调车,为什么不开空调?”

“车窗也打不开,要焖人肉啊!”

……

我为母亲找到座位――45号,放好东西时,选夫记之侯门长媳,已经顺脸流汗,头发蒙。

我走出车厢,T恤衫几乎湿透,问列车员:“恁热的天,咋不开空调?”

列车员说:“不知道。”

我拐到地下通道准备往下走,回头看到一位拿着喇叭的女工作人员,误认为是列车长。我朝她大声说:“列车长,恁热的天,车窗又封闭,车厢内咋不开空调呀?要热坏人啦!”

那女的回头看看我说:“我不是列车长,我管不了。”

二、客运室,为啥不管事?

在地下通道的北出口,很多旅客拥挤出站。我看到左边的“客运室”,门开着一条缝。

我慢慢推开门,对一位端着茶水的人说:“我想向您反映一个问题。”

他回答说:“我不是这里的。”

这时,我感到自己错了:人家没穿铁路制服,向人家反映啥?

除他之外,室内仅有一人,穿着铁路制服,正趴在右边的桌子上睡觉。我走向前,用食指尖轻轻地点点桌子。

他慢慢抬起头。

我说:“我想向您反映一个问题。”

他说:“我不管事。”

我说:“客运室,不管事?”

他说:“这是休息室。”

我看看他的胸章号是:51620。

出了门,我又一次回头看看,门上面写的确实是“客运室”。我纳闷:既然这是“休息室”,为什么不写明,难道不怕别人打扰吗?休息室设在乱哄哄的出站口,不怕影响休息吗?

我问一位做卫生清洁的穿铁路制服的女工:“想反映个问题,找谁呀?”

她向出站口指了指。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走到一位戴红臂章的跟前。当我说了K889次列车不开空调的事后,他说:这不归我们管,你到二楼去反映。

三、列车允许带病上路吗?

我到二楼,转了三圈才找到值班站长。

值班站长佩戴着“共产党员”和“笑脸”胸章。她听了我的反映,说:“那是西宁的列车,咱管不了。”

我问:“它归哪个局管?”

她说:“兰州局。”

我说:“不开空调的原因会是啥?”

她说:“估计设备有故障。”

我说:“它是不是西宁到郑州的车,下午再返回西宁?”

她说:“可能是上午10点到郑州的。”

我说:“大热天,列车应该先开空调,再让旅客上车吧?”

她说:“是,都应该先做好迎接旅客的准备。”

我说:“他们列车上的事,郑州站管不了?”

她说:“对,他们有自己的一套管理人员。”

接着,有几位旅客进来:有寻找MP3的;有要求改签车票的;有反映8号候车厅空调不制冷的……从值班站长的话语中,我听到8号候车厅的空调也不制冷,在40分钟前就有人反映,并曾安排有关人员去解决过,这是第二次了,并且,在那里候车的,是乘坐动车的旅客。

在她处理问题时,我抄下墙上《工作标准》中的“第二条”,内容是:“接清列车运行情况,资料、设备、重点事项并签字交接。”

我猜想,这里说的“列车运行情况”,可能专指郑州火车站管的列车。

值班站长接待完之后,我问:“如果K889次列车的空调一直有故障,旅客怎么受得了?空调有故障算不算列车带病运营,列车允许带病上路吗?”

她没有回答我的问话,顺手拿出一个本子,给了我两个电话号码:0971―7193242,0931―4922742。她告诉我:“上边号码是西宁客运段的,下边号码是兰州局客运段的,你向他们打电话投诉吧。”

我出郑州火车站时,已是15点17分。我没有向西宁和兰州方面打电话投诉,只盼望K889次列车的空调故障能早些排除!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greeworld.com/weixiu/88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