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制造业如何高质量发展?苗圩称应完善先进

2019年制造业如何高质量发展苗圩称应完善先进制造业企业发行上市政策,加大中长期贷款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夏旭田 北京报道

要加大对制造业中长期贷款的投入力度,“现在贷款基本都是短期贷款,企业也无奈只能短贷长用。”苗圩表示,还应完善先进制造业企业发行上市政策,完善融资担保机制,切实缓解制造业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

1月12日,第十届中国经济前瞻论坛在北京召开。

工信部部长苗圩在会议上表示,当前急需落实金融对制造业发展的支持政策,特别是加大对制造业中长期贷款的投入力度,解决企业短贷长用的问题;完善对先进制造业企业发行上市政策。

当前需要优化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强化竞争性政策的基础性地位,推动产业政策从差别化、选择性向普惠性、功能型转变。

苗圩表示,近年来发达国家纷纷推进再工业化,加快对先进制造业重点领域的战略布局和政策支持,神奇宝贝世界冒险,抢占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先机,制造业国际竞争呈现出日趋激烈的趋势。

同时,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也在明显抬头,冲击着全球战后形成的价值链和国际分工体系。基于规则的多边贸易体制也面临着严峻的挑战,WTO现在也酝酿着改革,虽然大家都同意改革,但是在怎么改的问题上出现了巨大的分歧。

中国的制造业发展外部环境也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在我国制造业发展处于转型升级、爬坡过坎的关键时期,面对新形势,新变化,不久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坚定不移的建设制造强国,并把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作为2019年七项重点任务之首,这为制造业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未来要加快构建引导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指标体系、考核评价体系和政策体系。推动形成协调合理的产业结构,高效优化的资源配置,充满活力的供给主体和有效的制度供给,满足产业升级和消费升级的需求。

苗圩表示,具体来讲,主要着重在以下几个方面下工夫:

第一,着力提高创新的能力。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抓住了创新也就抓住了解决问题的牛鼻子。当前要加快在三个方面取得突破。

一是加强核心技术的攻关,聚焦国家战略需求发挥国内市场优势,实施补短板工程,探索利用“揭榜挂帅”的机制加快突破关键领域的核心技术,把产业发展的主动权牢牢把握在自己手中。

二是解决共性技术供给不足的问题,要面向关键领域的行业共性技术需求,建设一批高水平的制造业创新中心,构建开放、协同、高效的共性技术研发的平台,打通从实验室产品到工厂化产品当中的共性技术的缺失问题。例如专用的设备,专用的材料,先进的工艺、检测和标准等这些共性技术的平台,克服国外经常说的“死亡峡谷”。

三是强化企业的技术创新主体作用,健全以需求为导向,企业为主体的产学研用协同创新机制,完善引导企业加大技术创新的投入,加大对中小企业创新的支持力度,强化知识产权的保护和运用,形成有效的创新激励机制,激发企业创新创业的活力。

第二,着力优化结构,加快新旧动能的转换。着眼于解决发展当中存在的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加快传统产业的提质增效升级,要发挥好投资对优化供给结构的关键性作用,加大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力度,引导企业加快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化改造,推动制造模式和企业的形态发生根本性的转变。

要引导要素资源向高科技、高附加值的行业去聚焦,加快发展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等新兴产业,推动先进制造业与现代服务业深度融合,创造形成发展新动能。要推动现有的产业集聚区向先进制造业集群转型,提升产业链水平,培育和发展世界级的先进制造业集群。

第三,着力培育优质企业的集团。制造业强,企业必须强。近年来我国涌现出华为、格力等一批有些的企业,但总体而言这样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还是偏少,与发达国家相比,大多数企业在创新能力、品牌影响力和水平等方面与国际发达国家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

要鼓励企业聚焦主业,做强做大,培育一批上下游协同、核心竞争力强的世界一流的制造业企业集团。要加大政策的扶持力度,优化公共服务,实施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行动计划,引导中小企业专注于细分领域,提升专业化的能力和水平,培育一批小巨人企业和单项冠军企业。

第四,着力完善制度环境,当前要突出解决三个方面的问题:

一、是优化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强化竞争性政策的基础性地位,推动产业政策从差别化、选择性向普惠性、功能型转变。鼓励引导各类所有制的企业内外资企业在开放、公平的环境下有效竞争,促进正向激励和优胜劣汰。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greeworld.com/news/99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