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5000部作品进驻有声阅读市场 拓宽音频付费内容

  在音频市场掀起知识付费狂潮之时,音频平台巨头喜马拉雅、蜻蜓FM、懒人听书纷纷在该领域跑马圈地,增强用户粘度。

  而对于音频市场未来的发展,11月上旬,蜻蜓FM创始人兼董事长张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音频市场的覆盖率还不到20%,未来有很大的增长空间,而视频和文字(的覆盖率)几乎已经100%。

  11月12日,阅文集团(港股00772)副总裁朱靖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看好音频市场在未来的表现,阅文集团目前也集中将旗下海量IP内容转化成有声版权,做好音频领域内容输出。“随着视频软件和游戏等软件侵占手机用户时间,留给音频的时间越来越有限,音频内容输出的渠道,未来线下的智能音箱及车载领域空间更广阔。” 朱靖说道。

  事实上,自2008年起,阅文创始团队就开始了有声小说音频的制作,目前已经有了近5000部的有声作品,成为有声内容存储最丰富的龙头。

  对于阅文听书品牌建立的初衷,朱靖解释道,“我们用阅文听书品牌来表达这个海量作品库,与目前市场上的各种移动音频APP是开放的合作关系,不存在竞争。”

  借腾讯平台推广听书内容

  随着移动音频领域付费的兴起,作为IP的源头,阅文在IP变现上,除了靠阅读付费、影视改编、游戏改编、动漫改编外,又多了一层有声版权出售和有声内容付费的变现通道。

  “作为行业领先的文学IP培育平台,绝色男后,阅文集团近两年在音频开发上的主要目标是将海量的网文IP改编成音频,既有自己独立开发,也会寻求喜马拉雅这样的第三方合作,目前阅文集团已经有了近5000部音频作品和海量待开发的网文IP,实现IP在音频领域的变现,这也是阅文集团新的业绩增长点。” 朱靖表示,“目前阅文在音频领域内容输出主要涵盖两层,一是我们与合作方去输出我们的IP改编权,另一个是有声读物的成品输出给音频平台。”

  在移动音频领域,阅文集团选择了喜马拉雅作为内容输出的重要渠道。“我们和喜马拉雅是战略投资关系,我们合作不仅仅限于内容分发,还包括IP改编,即借助喜马拉雅平台的播客帮我们改编网文IP成有声读物,然后在各自的渠道推广。”在谈及阅文听书板块的商业模式时,朱靖对《证券日报》记者称。

  据了解,背靠腾讯的阅文集团,在阅文听书内容的渠道推广上,依然借助了腾讯旗下各大子平台的强大流量传播优势。除了QQ浏览器、QQ音乐、腾讯视频还有企鹅FM,腾讯各大平台几乎全线发力。

  此外,第三方渠道包括喜马拉雅、懒人听书等,众多科技巨头推出的智能音箱也成为阅文听书下一个重点发力的渠道。

  知识付费下半场聚焦内容

  据CNNIC《第42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国内有声阅读用户已达2.32亿户,占网民总数的28.9%,有声阅读听众与网文用户构成主体结构相似。

  对于音频领域未来的发展,朱靖充满信心,“目前随着视频版权环境的清理,音频领域的版权环境越来越净化,有了政策的支持,行业会越来越好。我们也看到很有意思的现象,音频领域从业人员越来越多,今年以来找我们合作的新成立的录制公司越来越多。所以用户基数、版权环境、还有精品内容的涌现,可以预测未来这块市场会越来越好。”

  随着音频内容付费模式的兴起,目前头部优质的音频内容已经获得了赚钱效应,而如何让内容转化成持续付费将成为下半场竞争的核心。

  “音频平台现在基本上把有声读物做成标配了,这些平台经过沉淀,头部内容的用户基础具有相当的规模,这都是音频付费存在的基础。”对于音频付费目前的现状,朱靖表示。

  事实上,当内容成为各家平台竞争的核心之时,音频市场的几个头部玩家——喜马拉雅、蜻蜓FM、懒人听书等,纷纷强化对头部IP的争夺。

  11月初,走文艺电商范的蜻蜓FM针对不同的头部IP,拓展出针对不同用户的九大内容矩阵,进一步放大了其独特的定位。反过来,蜻蜓FM也为这九大矩阵的IP们导入了海量的用户。

  喜马拉雅则联合阅文听书,锁定强大的IP生产商,不可否认,这两大头部音频平台,未来在内容上的争夺将更加激烈。

  而最具有内容优势的阅文听书,未来在音频市场的开拓上,将更值得期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greeworld.com/news/68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