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铁了心要做芯片,然而仅靠格力恐怕难成功

格力电器董事长明珠一再高调宣称要做空调芯片,如今终于拿出了实际动作,在珠海成立零边界集成电路有限公司,明珠担任该公司的法人,此外还有多个格力的高管在其中任职,可以看出格力对做芯片的重视,然而由于空调芯片的特殊性,笔者认为仅靠格力是难以取得成功的。

董明珠铁了心要做芯片,然而仅靠格力恐怕难成功

研发空调芯片并不容易

空调芯片是一种模拟芯片,模拟芯片需要将现实世界的各种信息转换为电信号或数字信号,而由于现实世界的复杂性导致模拟芯片的设计远较数字芯片复杂的多,而且这类芯片的设计过程更多依赖于技术研发工程师的经验而缺乏标准化设计,同时模拟芯片更强调高可靠性、低耗电、稳定性等,其设计就更为复杂了。

由于模拟芯片的这种特点让该行业形成了一个高门槛,全球的模拟芯片企业均了数十年积累了大量技术而逐渐形成,目前全球前十大模拟芯片企业均为国外知名的企业。

然而模拟芯片的研发难度如此大,市场规模却远小于数字芯片,2017年全球前十大模拟芯片企业的营收为323亿美元,最大的德州仪器的营收不过是99亿美元;相比之下,手机芯片老大高通一家的营收就达到230亿美元,可见进入模拟芯片市场要面临多年付出却获益远不如数字芯片。

研发数字芯片的研发要较模拟芯片容易太多,就手机芯片来说,手机芯片企业通过购买ARM的CPU、GPU授权就可以开发出自己的手机处理器,国内实力最强的芯片企业华为海思正是采用这种方式,从2009年推出第一代手机芯片K3到2017年华为海思的营收已达到47.15亿美元(据IC insights),接近德州仪器的一半。

正是因为研发数字芯片相对容易许多,而且也更容易获得高额的收益,中国的芯片设计企业大多都是研发数字芯片,目前在手机芯片市场有华为海思、紫光展锐,在穿戴设备市场有君正,在平板芯片市场有瑞芯微,在这些市场均分享了不少的市场份额,华为海思、紫光展锐更已成为全球前六大手机芯片企业。

在模拟芯片市场,中国发展起的芯片企业可谓寥寥,据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的模拟芯片有约80%依赖进口,作为国内高科技企业标杆的华为其手机和通信设备已大量采用华为海思的数字芯片替代进口芯片,然而模拟芯片方面则依然依赖进口。

格力研发空调芯片难度大

据格力自己公布的数据,目前每年其采购的空调芯片金额大约在40亿元人民币,看起来这个数字是不小,然而相比起芯片研发投入以十亿计算来看,显然如果仅是为格力空调研发自己的芯片并不划算,而且由于模拟芯片的研发难度极高即使它巨额投入也未知到何时才能推出商用芯片,格力有这样的耐心么?董明珠有这样的决心,可是未来格力电器的董事长又是否有这样的决心?

格力的主要业务收入来源是空调业务,空调业务贡献了它约八成的营收,然而自2015年至今中国的空调市场高度依赖天气,天气炎热空调市场就火爆,天气如果温和空调销量就可能下滑,这也导致了格力的营收并不稳定,2015年、2016年其营收均低于2014年的巅峰,直到去年全球遭遇罕见的酷热天气格力的营收才冲破2014年的高点,如果未来格力的业绩不佳它是否还有足够的意愿投入模拟芯片这种需要长期投入却难以短期见到效益的行业呢?

格力强调它已拥有多少多少专利,然而在空调的核心技术--变频压缩机技术上与日本依然有差距,要知道格力在国内占有国内空调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已有20多年,而且压缩机的营收规模远大于空调芯片,格力在压缩机技术方面已有很强的基础,如果格力有意增强自己的核心技术还不如在这方面进一步加大投资会更靠谱一些。

正如上述,研发模拟芯片难度极大,即使是实力最强的华为也未有选择进入这个行业而选择了数字芯片,华为的营收、利润分别是格力的五倍、两倍多都没有选择高风险的模拟芯片,格力选择研发模拟芯片更让人担忧。

笔者认为中国要在模拟芯片取得突破,仅靠一两家企业是很难取得成功,或许它们共同投资研发模拟芯片会更实际一些,模拟芯片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在一些技术上具有通用性,如果共同投资或许能坚持长期投入并更有可能取得成功。

格力决心研发空调芯片值得尊敬,然而现实所面对的困难也需要正视,但愿格力能如它所愿在空调芯片市场取得成功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greeworld.com/news/5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