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不喜欢的油价,终于要对美国经济动手了

  面对节节攀升的油价,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敲打沙特要求其迅速增产。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在美国受益于高油价的地区均为共和党的铁票仓,而受到高油价伤害的大多为摇摆州。除了短期的选举利益,高企的油价对于美国经济是否会产生负面影响呢?

  高盛近期的研究显示,节节攀升的油价对于消费能力有一定的抑制作用,但对于GDP本身的负面影响只限于2018年四季度开始的九个月。

  截至2017年,美国的GDP已经超过了19万亿美元,次贷危机后连续八年保持增长。

(美国GDP走势,来源:世界银行)

(美国GDP走势,来源:世界银行)

  或对GDP造成轻微负面影响

  根据高盛的研究,今年直到现在,节节攀升的油价对于GDP整体而言没有造成实质性的增长或者拖累。

  拆分到能源资本开支和消费支出而言,目前为止上涨的油价导致实际消费额下降了0.25%,不过能源资本支出顺势上升了0.25%。高盛预计,如果油价保持现在的涨势,将会在2018年四季度和2019年一季度对GDP造成-0.1%和-0.2%的影响。

  高盛的分析理由为随着油价高企,消费将会进一步受到影响,而能源资本开支则因为本土页岩油气开发受制于输油管道运力不足放缓,这个现象需要等到明年夏天新增运力上马之后才能得到缓解。而随着能源资本开支迅猛增加,高盛预计油价对于美国GDP的影响将会在2019年三至四季度重回正轨。

  不过高盛也指出,这个预测是建立在输油管道运力问题能够在明年夏天得到缓解,若运力情况出现变数则后续的影响也会放缓。

  通胀大麻烦?还不至于

  高盛提出,目前上升的油价不仅仅影响了整体通胀率,美女老板爱上我全本,同时对核心通胀率的增长也有贡献。高盛预测今年能源价格对于核心PCE物价指数的贡献将会在今年年底达到0.15%的高点,并在2019年底回落到0.1%。

  高盛认为,随着消费者对于能源账单价格浮动的承受能力增强(相较于上世纪80年代能源消费占到个人支出的10%,目前占比已经下降到了4%)。美国经济有充足的信心撑过未来9个月油价对GDP产生负面影响的阶段,静待明年二季度运力上升之后页岩油重回增长轨道。

  原油基本面:涨声不断

  如果说目前的油价尚未对经济产生负面影响的话,真正的考验很快就会到来。原油研究机构HFI Research认为目前国际原油供给还在正常范围内,而随着伊朗出口量的快速下滑,原油供给的紧张局面才会显现。

  HFI Research表示,目前伊朗仍在寻找出口买家,上周伊朗的原油出口量回升至160万桶/天,缩小了供给缺口。随着制裁日期的日益临近,诸多买家正在抓紧最后的窗口囤积伊朗石油。

  对于伊朗开始减产的征兆,HFI Research认为目前存储在全球油轮中来自伊朗的石油大约有700万桶,一旦这个数字达到2000万桶伊朗就会开始减产。叠加美国制裁效应,原油市场将会面临等待已久的紧缩时期。

(全球油轮载量情况,来源:HFI Research)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greeworld.com/news/4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