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资报告:东北国企突围

【编者按】
近日,习近平在东北三省考察并主持召开深入推进东北振兴座谈会时强调,解放思想锐意进取深化改革破解矛盾,以新气象新担当新作为推进东北振兴。

国资报告:东北国企突围

东北是新中国第一个工业基地,也是国企重镇。几十年来,这里源源不断输出的人才、装备走向全国各地,支撑了中国完整工业体系的形成。
然而,改革开放以来,东北经济却数次遭遇了挑战。长期以来,围绕东北经济和国企改革的讨论很多,但仍有一些问题需要进一步厘清。从今年三月份起,《国资报告》多名记者历时数月,爬梳资料,现场采访,多方求证,一起寻找东北振兴的实现路径。

国资报告:东北国企突围

本期《国资报告》特别策划《东北国企突围》分为上篇、下篇与记者手记。上篇围绕东北的,提出“东北怎么了?东北国企怎么办?”的命题。下篇深入采访和剖析中国一重、哈电集团、吉林石化、东北制药四家企业的改革之路,逐一介绍企业如何改革、创新、转型。记者手记围绕“东北振兴怎么办”展开,提出“改革已入山海关”,在不久以后的将来,东北地区一定会焕发出新的勃勃生机。
小新为您分享如下——

国资报告:东北国企突围

1、上篇:困境与变局
近百年来,山海关外的这片土地曾一度是中国工业化程度最高的地区。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我国最早的汽车制造厂——第一汽车制造厂,最早成立和恢复建设的大型钢铁联合企业——鞍钢,最大的油田——大庆油田等等,均建设在东北。
然而,改革开放以来,东北经济却数次遭遇了挑战。上世纪90年代初,曾出现过经济失速的“东北现象”,近年来,东北现象再次出现,山海关,也似乎再一次成为东北和其他区域的阻隔。人们说,投资不过山海关。东北国企改革面临哪些?一起来看→

国资报告:东北国企突围

说起建国初期的东北,人们的脑海中往往会浮现出这样的景象:高炉林立,烟囱直耸入云,红砖搭建的厂房内设备轰鸣,工人紧张而忙碌地进行着操作;山林中,满载木材和煤炭的火车,喷吐着蒸汽呼啸而过……上世纪50年代,东北地区拥有25%以上的工业产值,43%的铁路里程,“一五”期间,东北地区重点建设项目占全国30%以上,是当之无愧的新中国“工业摇篮”。
然而,近些年的东北,却被贴上了种种负面的标签——投资不过山海关,重工业靠烧烤,轻工业靠喊麦,雪乡宰客、企业家视频控诉……在许多人眼中,东北日益成为衰退、保守和落后的代名词。
东北经济的数据也不乐观。虽然在经济增速换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中国GDP的增速有所降低,但东北经济的失速仍让人惊心。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从2013年起,东北三省GDP的增速始终位居全国后10位,2014-2015年更是位居后5位,2015-2016年,辽宁的GDP增速则连续两年全国垫底。这一现状被媒体称之为“新东北现象”。
更让人担忧的是,东北的经济问题并非短期问题,而是长期现象。上世纪90年代初,东北就曾因经济增速骤然放缓的问题引起关注,并被命名为“东北现象”。此后,虽然东北历经改革、脱困与振兴,然而,其地区生产总值占全国的比重却进一步下降,不仅与东部地区差距拉大,还被中部、西部省份逐渐赶超。
在东北经济失速之下,东北国有企业的发展亦遭遇挑战。2010年以来,东北制药连年巨额亏损,员工士气低落,企业举步维艰。2012年开始,龙煤集团连续多年亏损。2016年,东北特钢发生债务违约,并最终被破产重组。从各省国企的总体情况看,据《中国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年鉴》(以下简称《年鉴》)统计,2013-2015年,黑龙江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率均低于100%,出现连续减值。2013年,吉林省国资委全资及控股企业出现营收、利润双双下降,2015年,前述两项指标再次下降,国有资本保值增值率为98.4%。2015年,辽宁国有资本经营积累小于经营减值,保值增值率由2014年的100.5%降为98.6%。
2013年以来,部分在东北的中央企业亦陷入困境。据《年鉴》统计,2013年,哈电集团出现营收、利润双双下降,中国一重2014年出现亏损,2015年亏损进一步扩大,2015年,一汽集团营业收入、利润总额下降幅度均超过20%。
不过,《国资报告》在调研中发现,东北经济虽然问题深重,但新的改变正在发生,国企改革则是东北振兴的“重头戏”。2016年出台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进一步推进国资国企改革。2017年10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十八大以来首个区域性国企改革方案——《加快推进东北地区国有企业改革专项工作方案》。东北三省政府也出台了相关配套方案,并积极贯彻执行。
如今,在多方努力之下,从兼并重组到混合所有制改革,从处置僵尸企业到管理模式变革,东北的国企改革发展正呈现出一系列亮点。哈电集团、中国一重集团、吉林石化、东北制药等央企、国企更是直面问题,积极作为,不仅实现了改革脱困,也提振了整个东北地区的改革信心。
在当前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和新旧动能转换背景下,东北如何实现完善国有企业治理模式和经营机制,真正确立企业市场主体地位,解决好历史遗留问题,切实增强企业内在活力、市场竞争力和发展引领力,使国企成为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的重要支撑力量,还将继续考验政府和企业管理者的智慧。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greeworld.com/news/37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