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郑志刚:格力集团减持格力电器股份意

首先,已经是公众公司的格力电器事实上已经更加彻底全面地完成了以“不同所有制混合”为特征的所谓“混改”,因此,我们并不能把这次格力电器作为上市公司十分正常的股权结构调整和控制权变更与国企目前积极推进的混合所有制改革联系在一起。

我们知道,除了引入民资背景的战投,上市其实是实现国企混改更加彻底的方式之一。事实上,现阶段的国企混改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为过去几十年国企改革坚持的“资本社会化”传统逻辑的延续。国有企业先后经历了职工股份合作制和企业集团部分控股公司上市等改制形式。

其次,国资背景的控股集团公司减持所控股的上市公司股份,格力集团显然不是第一家,也不是最后一家。从2007年股权分置改革完成,中国资本市场进入全流通时代开始,国有控股集团减持所控股上市公司的股份逐渐成为一种潮流。例如,华润对万科的大幅减持,北方工业对南玻A的大幅减持,直至全身而退。伴随着国有控股股东的持续减持,同时叠加国企混改和险资举牌等因素,在2015年以万科股权之争为标志,中国上市公司平均持股比例低于代表相对控制权的“三分之一”,资本市场开始进入所谓的“分散股权时代”。因此,综合上面两方面的理由,我们看到,李达康死亡凝视,把格力集团减持解读为“国企改革风向标”和“迈出的关键一大步”纯属无稽之谈。

第三,在这次格力集团减持事件中,引人瞩目的是控制权变更后控股股东性质的可能转变。格力集团在减持15%后,对格力电器的持股比例下降为3.22%。未来无论是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中国厚朴投资公司还是其他,甚至是目前持股排名第二的董明珠的一致行动人——河北京海担保成为第一大股东,格力电器第一股东的性质可能会从国有变为非国有。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对于股东集体享有所有者权益的公众公司,这种第一大股东性质的转变同样不具有实质性意义。2018年初,部分民资上市公司在去杠杆风潮下资金链条断裂,控股权被一些国资企业收购。这一事件被一些媒体过度解读为“新一轮国进民退”。其实通过资本市场控制权转移,第一股东性质从国有转为非国有的“国退民进”同样不在少数。

第四,格力集团减持,甚至控制权变更对于董明珠管理团队意味着什么?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greeworld.com/news/259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