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图叫停过山车

80fc2437f878d694af5cf_1.jpeg

从做加法到做减法,历经过山车般上行与下探,在多条业务线上试错调整过的美图,正在从复杂走向简单。但否定之否定后,等待美图的会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吗?

文丨 《中国企业家》记者 谭宵寒

编辑丨 齐介仑

头图来源丨 中企图库

最近,美图创始人兼CEO吴欣鸿收到了一个匿名问题:“公司还会不会进行人员优化?”

问题来自一位在职员工,他有些慌。

从2018年下半年起,美图的人员调整已经进行了一轮又一轮。但甚至在2018年上半年,公司还经历过人员的极速扩张。

2017年年底,美图有2066名员工,2018年年中,是2978名,再半年过去,留下了2080名。员工数在2018年打了一个转,又回到了年初的刻度。

“我们不是一味地减人数、减成本,最终目标是实现人才升级、保持组织活力,支撑用户和收入增长。”吴欣鸿后来向员工答复道。

部分投资者也慌了。

2018年一整年,美图股价的周K曲线几乎等同于一条斜向下的直线。2018年的第一个交易日,美图报收于11元,最后一个交易日,收盘价是2.33元。直到跨过2019年,股价才有了些许回暖的趋势。

一位投资者2019年3月在投资交流交易平台雪球还特别发了一条动态:“美图公司(01357)今年涨到20块。”

80fc2437f878d694af5cf_2.jpeg

蔡文胜。来源:中企图库

这本是茫茫动态中极为普通的一条,但令这位投资者惊讶的是,不久后,这条动态被一位大V点赞,后者的平台认证信息为“4399游戏董事长、著名天使投资人蔡文胜”。而蔡文胜已在雪球消失许久,他上一次发布动态还是在2015年8月。

业界熟知,蔡文胜正是美图董事长。

“看来,蔡总一直关注(股价)的,哈哈!”这位投资者有些激动。

“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面对外界种种声音,在最近一次业绩发布会上,美图CFO颜劲良说。

2018年,从美图秀秀到美拍,美图全线向社交转型,将手机业务交由小米负责研发、生产、销售和推广,将美图美妆APP交由寺库投资的美妆电商TryTry运营,还有一些始终未曾被提上战略高度的业务,被悄无声息地砍掉。

10年间,美图从只有一款产品的轻公司膨胀为一家涉足手机研发、电商运营的重公司。现在,它又开始回归轻模式,重新出发。

上市前后急速扩张

很多人见过美图最热闹的日子。

2016年年底港股上市后,4个月时间,美图市值逼近千亿。虽然公司还未盈利,但无论是美图秀秀、美颜相机还是美拍,都已属于行业第一梯队,而美图手机的差异化打法也让它拥有了一定受众。

一位美图前员工向《中国企业家》形容,虽然当时薪资水平与一线大厂相比还有些差距,但公司里都是喜气洋洋的,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已经是紧随腾讯的港股第二大科技股公司的员工了。

美图的扩张期也在上市前到来。有些后来被放弃的业务线也是从那一时期延展开的,比如社交,比如电商。

上市的2个月前,美图发布了一款已研发一年、面向年轻人的社交产品闪聊,产品一度在AppStore免费榜摄影摄像类产品中排至第六。

但当时的成绩最终没有转化为良好的用户留存,一年后,这款产品被战略放弃。

“当时买量成本已经很高了,单个iOS用户成本在30元左右。”一位熟悉这款产品的美图前员工告诉《中国企业家》,社交产品本就难以突围,而即便公司愿意砸钱,由于产品是社交向属性,腾讯也不愿接这款产品的广告;更重要的是,当家恶妇全文免费阅读,公司尚未盈利,需要将资金投入到其他能变现的业务上,不想再在这款产品上砸钱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greeworld.com/news/247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