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新观察|快乐学习,真的存在吗?

  “我爸妈不会做眼保健操呀,所以我做了个穴位眼罩帮他们。”“这位同学,按眼罩上的穴位感觉到酸痛了吗?没有吗?那是你没用力!”充满童趣的语言、充满创意的“小发明”教具、充满欢笑的轻松课堂,这是杨浦“快乐小先生”活动展示现场,开鲁新村第二小学五年级的汤恺睿当起了小老师,课堂翻转,欢乐翻倍。

  过去5年,在杨浦少科站站长、上海市特级校长胡建民的校长工作室带动下,多所杨浦区小学进行探索实践,目的只有一个:让学生更快乐。

  快乐学习真的存在吗?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更有意义的是思考快乐教育的初衷和目标到底是什么。

  “孩子们说,要活动不要上课”

  8年前,上海市教委印发《上海市小学实施“快乐活动日”指导意见(试行)》,率先在全国推出小学生每周半日“快乐活动”的举措,目的是贯彻素质教育,以学生活动为主要形式,加强学生体验和实践,丰富学生的学习经历,促进学生健康快乐成长。长期从事校外教育的胡建民得知这一改革举措时十分振奋,多年的校外教育经验告诉他,孩子们太需要时间、空间来发展兴趣了,而在校教育也太需要这样的顶层设计来重新唤醒教育者的使命感和创新实践精神了。但条例刚刚出台时,学校受制于理念、师资等诸多限制,大家对于这突然“空”出来的半天,都困惑了。

  “孩子们不快乐啊!我们督政、听课,问孩子们怎样才是快乐?孩子们说,要活动,抗战之三生传奇,不要上课。”胡建民感慨地发现。于是许多学校将“活动日”变成了教学课程的延伸,学生呆坐教室、固守课桌,继续埋头做作业,有的学校受能力所限则难以做到孩子们全员参与。

  2014年,胡建民校长工作室成立,他将多年探索如何丰富学校快乐活动日中发挥学生科技社团特色活动的经验总结思考,希望通过校长工作室的机会,与多所杨浦区小学实践,解决限制学校实施“快乐活动日”的瓶颈,更重要的是,突破创新,让教育者“动心”,真正以学生快乐为乐。

教育新观察|快乐学习,真的存在吗?

  “快乐的背后是主动学习”

  “校长也好、一线教师也好,绝大多数教育者都是有情怀和理想的,受制于体制机制、社会环境的压力,各种考核的桎梏束缚了教师的本心。但是,快乐教育、快乐学习和让学生成长完全没有矛盾啊!”胡建民说,“孩子们快乐了,就意味着能够找到兴趣,能够获得学习的内驱力。”他分享了美国教育家埃德加戴尔提出的“学习金字塔”理论,学生在主动学习时学习内容的平均留存率更高,而其中“教授他人”是最佳的主动学习方式,学习内容平均留存率高达90%。

  基于此,校长工作室的成员校开展了一系列的探索,比如打破班级“墙”,学生走班、进入社团;比如为学生提供更多丰富的活动内容,给予学生自主选择的权利;还比如开展“快乐小先生”的实践,通过翻转课堂,让孩子们登上讲台,颠覆了传统课堂的氛围。当杨浦小学剪纸社的尚铭瑄将自己的经验写成能够帮助同伴的教案,谁能想到这个在讲台上自信地侃侃而谈的女孩曾经是一个害羞腼腆的内向孩子?孩子在社团发挥了兴趣和特长,通过“教”自己所喜欢的内容,反思总结经验、主动学习补充知识,也锻炼了表达、增强了自信,而且整个过程乐在其中。她的成长触动了工作室成员、杨浦小学副校长赵静菡,“今天的“小先生”在用他们已有的知识经验和别人分享的过程中,实现了自主发展。这个时代,教育正在回归本质,孩子不再是盛知识的容器,而是个体发展的本身,尊重孩子的个性,尊重孩子的个体,用他们的经历来唤醒他们的生命自觉,才是成功的教育。”

教育新观察|快乐学习,真的存在吗?

图说:小先生上讲台,快乐加倍 易蓉 摄 

  快乐学习不是“看上去很美”

  经过5年的探索和实践,针对束缚学校实施“快乐活动日”的瓶颈,胡建民校长工作室的带动和撬动下,除了形成“跨班”、社团的新形式。杨浦的一些小学丰富了校本课程,还在少科站的帮助下增加了“活页式”活动课程形式,整合线上、线下,校内、校外多方资源,鼓励教师走出学科限制“反串”领衔兴趣活动,为孩子们提供丰富可选的活动内容。

  “我们还在探索‘碎片化’学习。其实不是所有学习都需要系统课程的,尤其是对学生发展兴趣、实现入门,一些模块化、碎片化的真正有趣的小课程反而能够让孩子能够真正投入,获得更多积累。”胡建民说,“真正让孩子们快乐学习,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未来我们还将研发‘快乐学习’指标,实现‘以人为本’的组织学习,进一步突破资源有限性,满足学生多元需求。”

  新民晚报记者 易蓉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greeworld.com/news/18441.html